2017年4月6日

寻工记

自从有想换工作的念头之后就发了不少简历。

换工作最大的原因是想把本身从储存很多化学产品的货仓里跳出来,因为之前在大士的工场发生火灾和爆炸,有点担心自己和要对家人的责任,也因为了 1+1=3 的时代即将来临。

接了很多来电,也去面试了好几间公司。有些要做晚夜班,有些要在星期天回去做工。婉拒和删除这类雇主,剩下的也不多。

有些去面试之后没有回音;有些应聘(job fair)刚好在GEP的周末。找工和面试到有点灰心。

过去的周一拿年假,原是和妻子去做例常检查,在出门前就接到电话问我几时可以去面试。从kkh回到家也忘了这件事,那位人事部来个简讯问我是否结束早上的检查,是否要来面试,面试在430pm, 又匆匆地出门去面试。

在那个面试还没开始的等待中,我祷告问神,这是祢要给我的工作吗? 那个面试还算顺利,也感觉吃了很多马铃薯般,英文也比平时顺。面试官在结束前也提起说他们会在这个星期里有不同的面试,一个星期后才给我知道结果。

面试结束就赶回家,因为晚上弟兄姐妹过来一起吃晚餐。

第二天(星期二),在去吃午餐前,就接到昨天的面试官说他们决定聘用我,也给了一个不错的薪资配套。心里非常开心新工作有着落了。

吃完午餐,又接到另个电话,是之前去面试的工作。我很喜欢那个环境。薪水挺高,唯一要考虑的是属于合约员工。

今天(星期四)早上有个面试。和她谈了近90min,她很想请我过去帮助他们改善环境。薪水可商谈,也会因为我的关系会调整我的年假。因为他们拜六需要做半天。

其实今天去早上的面试途中有接到电话问我可以拜五去面试吗,我要求他们把面试改在今天下午。在最后的面试后,面试官直接要我面对现实,他们给不到我要求的起薪,且星期六要做半天,整个会谈10min就结束,但填个人资料却花了20min。在10分钟的会谈中,我只花5分钟就决定刷掉你们了,所以表面上什么都认同你所说的。

终结
A-一年合约性,薪水比现在多25% ,5天制,地点大士南

B- 正式雇员,薪水和现在差不多
5天制,地点 one North

C- 正式雇员,薪水比现在多些些,5.5天,地点-“没礼貌” ,很有诚意要请。

心得
很感谢神,在这经济不景的环境,换工是一个大挑战,也没有因为年纪大被减薪,同时还要烦恼选择哪份好。
我或许去了GEP,错过 job fair及大公司。我或许星期天要去教会而拒绝了福利很多的雇主。也要拒绝那种加班多多,每月加班费要用两辆罗里载回家的工作。
圣经说要把神放第一位。祂会保守祂的儿女,也会给我们祂认为最适合我们的。
也感恩有弟兄们帮忙分析,帮忙写简历,帮忙祷告,...


JH 6/4/2017

2013年4月9日

锁匙圈


















6、7年前,锐强去了柬埔寨,回来给我带了这个手信。我也用了6、7 年了,之间搬了3次家,从teban garden到jurong west 到现在的bt panjnag , 希望它会陪我每次的搬家。

朋友之间的友情,有些像质地差的锁匙圈(钥匙圈) ,很快就会挂了,然后就换个新的,之后就不断重复更换。这样的朋友就在我们每天每分钟和我们擦身而过,最多就"hi & bye"。

我和锐强就像这个优质地的钥匙扣,更希望我们会比这更耐久。

每个人总是期待看到流星,那划过黑夜的小点光,我们为它呼叫。但忘了,是每晚在天边闪烁的的星星,为着在夜里赶路的人,指明方向。

和瑞杰的友情就像流星,一闪而逝,但我还记得那杀间闪过的光辉。

流星的友情还是细水长流的友情,谢谢你们走进我的生命。使到我的生命里起了变化和不一样。


JH- 9/4/2013


2013年1月6日

dirty shoes run

macritchie - bt timah hill park

这不是第一次跑的路线,但因为最近一直下雨,使到整条跑道都是淤泥。

很少人会使用这条路线来跑步,沿途只到2-3队人。也有不少摄影发烧者,在这里进行摄影。

宁静是这里最大的主人,我没听到任何机器发出的吵杂声,我想这里可能会找到石器时代的完整物件,如果这雨林拥有万年的历史。

离山不远处,进入了越野脚车路线,烂泥和积水就更加频密,脚踩下的下沉更深,闪得了眼前,也闪不了更前,也只能随心向前跑,只求不要跌到就好。

进入山区范围。人也多了。我不是很喜欢在这里跑,倾斜度和高梯级会很伤我的脚和膝盖,所以就像一般的行山者步行着。当中也来到去年练习的梯级,回忆很美好。

整个过程耗了将近2小时,应该有15公里。


JH-6/1/2013 

2012年10月30日

迁居

告别住了4年多的地方,又迁移到陌生的地方。

JH-30/10/2012

2012年8月26日

花开

我走在春天的花圃
寻找那年栽种的树木
就在心里的深处
仿佛忘记 把你深埋的泥土
猜测是中了剧毒
还是化为晨露
消失在每天的日出

影子
时沉时浮
是沉是浮
渴望那朵花蕾
伴随的芬芳
不曾 出席

我迷失在春天的花圃



JH-26/8/20120
忆友:瑞杰

2012年8月3日

争吵的原因





 ...
叮当:你不必解释,你为什么说谎?
yoga:我没有说谎,我何必说谎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012年7月29日

心酸II
















突然,找不到人说话,分享一些事情。

关心我的人很多,和我活动的人在哪里?

 你在哪里?






















JH-29/7/2012

2012年7月22日

2012年7月10日

感动一刻

感动一刻,写于中化100周年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年母校在欢庆80大寿时,我成为了当中一份子。

当时喜欢中化校园绿化的环境。从校门口的椰林大道,篮球场边,大操场,体育馆和有盖走廊,到弦歌亭,童军室到后门,一路就种植很多的树木,高且大。

我并不是一位好学生,品学兼优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而是常惹老师生气。也常找黑豹喝茶。但出了校门,我就扮成好学生样,我想这是我当年爱校的表现吧。

毕业之后,也很少回去,校景变了,当年的一些景物被拆又重建。我和同学的回忆只能在梦里觑虚。


 
 

万人宴当天,全校师生忙进忙出,为了给来宾和校友一个宾至如归的家。感激不计较付出的每一位。












最令我感动的是万人大合唱校歌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7JWMl0qwznY ,很久没机会唱了,原本是想在kk山顶唱并录下来,但寒冷的天气无法是手机正常操作。那天的万人大合唱很感动很激动, 和旧同学一起唱,个个都严肃地唱出属于我们的中化精神。

中化-感谢您曾无私付出于我。




JH-10/7/2012




2012年7月9日

Mt kk 2012

再次登上沙巴神山(或称中国寡妇山)。从练习锻炼到实际的登山时刻,我还以为我在梦里。我根本不敢相信我又带一批人来到这里。

整个练习的过程还算愉快,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体能在哪里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登山前的大合照


开始登山的时间有点迟,1030am才开始,一些预料不到的地方的发生。从mesilau转来timpohon浪费了半小时,人多又这摸那摸又不见半小时。等巴士也等半小时,就这样很多时间不知觉被溜掉了。有点担心那些体能不达标的是否能在天黑前到laban rata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爬山或行山,这类挑战体能的运动,还可以边欣赏风景,我想那些没胆来的是种损失。

我曾试过参加别人的登山团,那种没有压力的行程,我可以单独或者和体能相近的一起。通常我会掉队,好奇心和拍照使我要单独走一段路。

当然我也喜欢群体一起去完成整个行程。这次我选择中间的队伍,前面有5个比较体能好的,他们应该不需要援助。后面就委屈示辉,感觉很对不起他,每次要他垫后照顾体能差的团员。


我还是认为锻炼是有必要的,就算我们迟开始,5点前大家都抵达中点休息站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山顶的风是那么的强劲,气温是冰点。但气候良好,只有少许云层。我们在山上看不到日出,被云遮住了。 从黑暗到一丝黄光再到渐白的天空,阳光就这样温暖我的心里。意外的是我可以在0度的地方呆很久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纪念中化100,感激她曾哺育我。



下山还是我们这班,也许不要压力、享受大自然。我们也不急于回家吧!

















其实每到一个地方,大家都在吃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要感谢很多:
感谢神保守我们一路平安,还有良好的气候。在我们去之前沙巴都下大雨,飞机都要延迟起飞。 但我们却可以不受风雨吹袭。
感谢借出爬山器材和必备品的弟兄姐妹
感谢出席分享的弟兄姐妹
感谢遗漏要感谢的

2014,再见


JH-9/7/2012

2012年4月22日

Nepal,Langtang-Gosainkund

第一次远离赤道,坐4小时45分钟飞机直飞加德满都(kathmadu) ,时差2小时15分。抵境还算简单,不会拥挤。

出了关,会有很多人在兜问需不需要德士,之前就和丰喜说好在机场见面,所以出来就在找他。找了很久,还是没找到,就到一旁看书,之前被我拒绝的司机就不死心缠着,又好心要借我电话问地址。我想要的是免费wifi,就可以联络到我要找的人。30分钟后,该出现的人出现了,一种喜出望外的感受冲淡之前有被遗弃的感受。

整条道路坑坑洞洞且窄小,司机沿路鸣笛,这是他们的文化,也是我不曾见过的,路上不见名车,旧旧的铃木(suzuki)车和印度塔塔(tata)常看到的了,kelisa在这里算是上好的德士了

整个爬山的过程,除了上篇提到的很棒的家庭。高山症、视网膜被焊伤、食物不合胃口、气候寒冷都是很大的挑战。

很感恩弟兄在我突发状况时,帮我背沉重的睡袋,减少我的压力。虽然我们也有争执的时候。之前就听过跟jerry爬山是很凶的,要背很重的背包,现在终体会到了,至少我还能跟上吧,但下次再来,我是愿意请挑夫帮忙的,之少不会这么累,也能更愉快的看风景。

在爬山的过程,除了美的景色。就一路很静,很少有虫叫声和鸟叫声,这和平时在热带雨林里行走最大的差别,也很少看到菌类植物和小昆虫。算是较平静的吧。


计划原本是根据书上的指示做的,但好像很浪费时间,就自己改行程表。


一般的平民的居家,喜欢那蓝色的窗框。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住过的louge。第一晚就住里面,遇到一个独行的法国人。












少见的全白的羊













 山

















 在这之前遇到独身的韩国女。她会在尼伯尔呆上很长的时间


















 云还是雾?













前面的山就是被雪覆盖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原本是座湖的,但结冰了















当电供应不足时,只能靠太阳能源板



















 人生的第一场雪景,兴奋加惊喜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JH-22/4/2012

2012年4月19日

纯真国度

我想这是我这次行程Langtang-Gosainkund最美的风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没有带太阳眼镜,所以当要跨越lauribinayak pass往Gosainkund的整条路上,积雪加上阳光的照射,太阳紫外线就这样伤害到我的眼球。同时我也有高山症状况,我们没有在Gosainkund停留,继续往前大概海拔3700去,并在那里过夜。

第二天眼睛还是很痛,当然我还可以看到远的景物,而相对于近物就看得模糊。就这样吃完早餐,就往下山的路去。当然被伤害的眼球还没痊愈,我又走进UV的环境里。大概是午餐时间,我的眼睛真的痛到不行,当时我们来到Thulosyabru(2200m)。

在食物还没送来前,我就疲在桌上,让眼睛休息。 那年轻的少东有建议我到另一边,有地方让整个身体躺下休息的,但我拒绝了,我认为我只是眼睛有问题。

吃完午餐,少东认为我不该在赶路了,所以我们就住在他的louge。这里还提供热水供洗,这是我5天以来第一洗刷身。之后我就一直在房里休息,主要是闭上眼睛多加休息,也避免再受到紫外线侵袭。而louge的老板也我找来眼药水,想是要减轻我的痛楚和让我更快伤愈吧。

晚餐前,他们都有问候我的眼睛如何了。这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真心的问候;他们是可以不加理会,我们的关系也不过是宾主交易。 且,每次我到饭厅时,我就可以感受到有人的关怀,这和之前所住的louge很不一样。

第二天,也该是退房继续赶路的时间。丰喜问我要留还是走,我内心里大概40%想留,60%想继续走不在我们计划里的行程,但我心口不一,我就说:既然在这里住得开心,就多住一晚吧!

就这样我们在这里住了两晚,那夫妇还是很关切我的眼睛。而丰喜和少东urken 就是一见如故的朋友,他们有谈不完话题,

走还是有要走的时刻,第三天的午餐后,也是我们需要告别的时刻。我还记得他们送我们的礼物,他们不是很富裕,却给我们送礼。 有人嫌弃他们的louge小,但他们的心就比得上紫禁城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之前所住过的louge,我离开前都会回头并拍照留念,但这回我不敢回头,我怕舍不得,我也害怕会流眼泪。urken也送我们到村口, 下山路上,我怀念着他们怕我们挨饿而做比平时更大份量的食物。我怀念他们如何用简单的材料变为美食。我怀念他们不当我们是过客,不以赚钱为最主要目的。我怀念他们的情切关怀。

人的心才是上帝所造最美的风景。

后记:下机回到家就开始这文章,是想把那还存留在心中的温暖记录下来。



JH--18-19/4/2012